FANDOM


相斥的理念 Edit

二公子其實是看不起水鏡府的。當代水鏡先生含糊其辭地說沒有收二公子,是因爲他當初到學府的時候睡了一天。但這並不是事實,我們都知道二公子之所以睡覺是因爲前一晚看了一夜的書,而水鏡府内眼目衆多,怎麽可能不知道二公子秉燭夜讀的事?

所以無論,二公子第二天是真睡還是假睡,他都是不想,也屑於在水鏡府就學。事實不是水鏡先生不收,而是二公子不願被水鏡先生收,水鏡先生只不過礙于面子所以才含糊其辭的說了個理由。 他之所以有這種想法,其一當然是因爲他自認為絕頂聰明,自視甚高。但也是因爲水鏡府的理念與他所崇尚的理念並不相符。

他的理念比起水鏡府,反而更接近於南華派。早期的二公子所崇尚的是楊朱的學説,那是比莊子同期或者更早的一個道家的學派分支,向來被各商賈世家奉為始祖典範。這也是爲什麽他竟然懂得只有八奇中最強的老四與老七才知道的赤松子亂神怪力之道。二公子對不同的知識都有興趣,但對南華派的涉獵卻是因爲他本身的認同。相比之下,水鏡門人只是因爲漢武帝時期的教訓後,才吸收南華派能為己所用的知識而已。

楊朱學說的政治觀是放任自由,反對強權獨佔的霸道。他們認爲政府只是象徵式的,只要不影響到本身的安身立命,管你是十常侍執政還是董卓執政。價值觀上傾向於自我中心主義,在人與人的關係上,極力主張個人的「為我」。所以當執政方影響到了司馬家的根本利益,二公子會派殘兵去暗殺許臨,也會預謀反抗曹操。

有人覺得司馬家是被燎原火的闖禍而逼反的,但那僅僅是表面上的文章而已。因爲不僅是二公子,整個河内司馬家都是如此。他那幾個叔伯都認為人生短促,故在生時必須享盡人生之樂,所以要充份放縱人慾。個個都要求「豐屋、美服、厚味、皎色。有此四者,何求於外?」此種重生、貴生的極端思想,這必然會與曹操集團想要集權束縛的根本方針相衝突。也就說,雙方從根本上的利益與目的上就沒有合作的可能,河内司馬家被曹操集團吞掉或者逼反,都是遲早的事情。

妥協的轉變 Edit

經歷了家族慘變的二公子也曾經有過一段迷惘期,但他很快的就重新恢復了起來。因爲比起固執的南華派來説,利益當頭的楊朱學是會去利用一切可以為己所用的資源來恢復的。在長期與當代八奇鬥智交鋒的過程中,他也明白了只有他一個人絕頂聰明是遠遠不夠的。水鏡府在各勢力根深蒂固地遍佈了廣泛的人才,別説殺人奪權了,就連助紂為虐,快速平定天下可能都沒他什麽事。

打擊對手的最好方法是從内部將其瓦解,他不僅利用剩下的財力與山家的財力在各勢力廣植能夠助他上位的人手。同時他也大量捐贈水鏡府,並將族人親信有天賦的子弟大量送入府中,讓這個他花了一輩子對抗的最大敵手幫他培養人才。這不僅是很毒的一招,也是很有效的一招。二公子窮一生來除掉《火鳳》這 代八奇,但下一代八奇卻輕而易舉的就有好幾個是司馬家手下。

老賈的孫子賈充、老杜的孫子杜預,自己大媳婦的弟弟羊祜。這三奇不是家仆就是親戚,都是絕對的親信,最後為司馬家奠基了對全國的統一與治 理。而大奇鄧艾是司馬懿從普通人中發掘出來親自送入的,七奇鍾會雖然不是司馬家送入水鏡府的,卻也替二公子兩個兒子出謀劃策,平定了不少叛亂。只是這兩奇 畢竟不是絕對親信,所以在為司馬家平定蜀漢之後,先後在八奇連環殺中被除。

雖然二公子的長遠之計最終讓司馬家成功上位並一統天下,但這計卻無法長期保有天下。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在於司馬家這個統治者本身固有的理念,與水鏡府這個執行者的理念並不相同。依靠二公子植入内部的方法也許可以改變一兩代來為其所利用,但最終兩派都還是會分道揚鑣。

失敗的調和 Edit

水鏡府對二公子來説,只是一個「用」的關係,他本身的「體」還是更偏向於楊朱的學説,以及更接近楊朱學説的南華派。在魏後期及晉代,玄學氣息因司馬家的大力鼓吹而風行一時。二公子以及他那兩個兒子更是天真地想把後來那代南華八怪中的七個帶入朝堂。

但是南華派與水鏡府的紛爭並非一朝一夕,兩派的理念也從根本上就無法融合。雖然統治者有意把「體」「用」各盡其職,但事實卻事與願違。真正的政令執行者是水鏡府思想的人,他們對南華派來的怪人長期打壓,使得這七怪怪上加怪,終日聚众在竹林喝酒,纵歌,後來被稱爲竹林七賢。

兩個學派在魏晉時期衝突的高峰莫過於那時的水鏡七奇鍾會設計害死南華二怪嵇康,使得大怪阮籍必須靠佯狂來避世。而王戎、山涛则因爲與司馬家的姻親關係,在其庇護下水鏡府的人不敢有所作爲。雖然鍾會那時候是司馬昭心腹,但他的任意妄爲也讓司馬昭明白到兩派終不能相共處,因此埋下了之後八奇連環 殺的種子,在滅蜀漢之後與大奇鄧艾一同被除。

無論是之前的歷史還是之後的歷史,無論奉行哪種理念,只有當統治者與執政者的理念相吻合時才可能創出盛世。例如之前的蕭曹文景尊崇南華、漢武大帝遵從水鏡一樣。楊朱學、水鏡府、南華派,統治者與執政者之間三種不同理念不斷的翻滾,使得當時晉朝大量的人才與資源都消耗在了内鬥之中,也導致整個 中原陷入了五胡亂華的黑暗時期。

這個黑暗,一直到新八奇謝、王等人的出現,讓水鏡府重新全盤掌握才有所改變。而後來也出現了司馬家完全的退居幕後,「王與馬共天下」的滑稽景象。

當然,這距離《火鳳》的年代,已經又過了一百年了。

Community content is available under CC-BY-SA unless otherwise no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