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日本似乎沒有統一的官修歷史,這得益於明治之前的那種類封土建國制--就是所謂的守護大名(江戶以前)、藩(江戶時期)。各地的領主名義上歸屬於中央某個更大的領主(幕府)管制統領,只需要盡貢伇方面的一些義務,而實際上擁有很大的自主權,與中國先秦時期以及歐洲的中世紀非常相似。

沒有中央集權就沒有所謂的官修史籍,現代對那些時代的了解依賴於各地自己的紀錄以及各家族的傳記。自己寫難免會擡高自己貶低別人,對自己的事跡大加潤飾誇大。但所謂的官方統一編修的史料又何嘗不是如此爲統治者服務?所以如此反而令後世有可以面面俱到去了解的途徑,避免史書中那種被成王敗寇的唏噓。

加上日本人本身就喜歡富有傳奇性及藝術感染力的描寫,他們有這個世界上最早的小説,還有浮世繪這種漫畫的早期原型。各自的吹捧使得日本近代最後的一個亂世--戰國時期的人物及故事相當的紛豐奇趣。

中國的史料只有司馬遷的史記才有那樣相似張力的筆法,也只有他筆下的春秋戰國楚漢爭霸能有類似的景象。但中國的那部分歷史已經歷了兩千多年的集權統治,日本戰國時期距今則只有四百多年,所以保留的材料更多。

《史記》中,戰國末期有「四公子」,都是典型的偶像派。日本戰國時期雖然偶像派也不少,但安土桃山後期其實沒有所謂「四公子」這樣的稱號(其他的稱號倒是很多)。近日無意間看到有人發起評選日本戰國「四公子」的活動,其中對於評選標準的討論不勝其煩。

我個人認爲最重要一點,首先必須得被後世當作偶像派看待。什麽有主家血統、又不能是主君、但必須有輔助主家政績之類的硬性條件並不重要。所以下面我就小小談一下我心目中的日本戰國四公子,活躍在安土桃山末期,被後世(特別是影視動漫遊戲)偶像化的三人。而他們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共同點--都是1567年出生的。

奧州的獨眼龍--伊達政宗(だて まさむね) Edit

他,具有傳奇故事裏面所有主角光環的元素:

  1. 就和一些偉人的傳説一樣,還沒出生就被斷言是個牛人。帶著萬海上人轉世的身份出生,被預言為能中興伊達家;
    伊達政宗
  2. 渾厚的出身背景。身為世戴相傳的奧州探題家族嫡子,老媽也是著名大名家出身,有「出羽之鬼姬」之稱;
  3. 小時候經歷兩次九死一生的磨練。先是出生不久就得了天花差點挂,雖然救回一條性命卻瞎了只眼睛,然後老媽更因此覺得他丑要毒殺他;
  4. 少年有爲,意氣風發。十八嵗就繼承了家督,並馬上在就與東北地區的幾個大名開戰並且獲勝,威震奧羽;
  5. 一群忠心有能力的夥伴部下。有「戰國二陪臣」之一的片倉景綱從小和他一起長大並作爲軍師,還有勇猛的堂弟小誠實幫他衝鋒陷陣;
  6. 老婆愛姬雖然沒有非常特別的地方,不過也算是剛烈佳眷;
  7. 有志向,或者説是野心,也有豪氣干雲的名言『願早生二十年,成就如信長公霸業』;
  8. 不只是口頭上說說,也有行動,並且堅持不懈地嘗試了幾十年;
  9. 每次失敗都有去接受的勇氣,亦能靠機智來挽回局面;
  10. 最後下場也很好。作爲米澤藩祖,官位贈從二位,被後世稱爲「半將軍」。

這樣完美的一生及豐滿的人物形象,卻又稍微地因爲沒有達成志向而稍微有所抱憾,自然而然可以用來作現代流行元素的題材加之廣泛做假設延伸不過,我以前在看這個人的故事時,總覺得他心理是矛盾的,也許他一段時間曾覺得很不得志。畢竟,對於他這種極具野心想做出一番驚天動地事業的人來説,生不逢時是不會讓他開心的。他成年的時候日本當時的局勢基本上已經趨於統一,先有秀吉後有家康,獨眼龍只能在兩人的夾縫中尋找機會。他的矛盾就源於一方面想去做點大事,卻又不敢放手去搏,懷著瞻前顧後的夾雜心理,怕萬一輸了不能挽回。所以他只能在每次天下稍亂的時候耍點小把戲,比如小田原之後以及関原合戰時,他背地裏煽動農民暴動,大阪之役讓自己一方的人自相殘殺之類的。這種小把戲首先沒什麽作用,也很容易被揭穿。好在他每次被揭穿之後都能用小聰明挽回,加之兩個天下人都知道他只能耍這種沒有什麽威脅性的小把戲,也就沒有重罰。

他所處的時段,包括他所處地區的偏遠,加之他這種缺乏破釜沉舟的行事方式,使得他注定沒法有什麽作爲。所以對於極具野心的獨眼龍來説,人生在二十嵗就已經結束了,剩下的只是小打小閙。

後來他明白了這種不能性,在人生的中後期就算已經權傾朝野有「半將軍」之稱,卻也放棄了爭奪天下。可能一方面也因爲那時候就算篡權也不會被後世稱讚是靠自身實力而是欺負孤兒寡女吧。最終甘於平淡,做個治世能臣,被稱爲中興之祖,也算有個不錯的結束了。只是世人眼中的這種完美對他來說卻具有著無限的缺憾,那種淡淡餘弦讓人深有意尤未決之觸。

日本第一兵--真田信繁(さなだ のぶしげ)Edit

真田小隊長的人生則完全與獨眼龍相反。雖然出身也不錯--信濃小大名真田氏,祖父老爸都是當代著名的智將。但因爲他是次子,從小就不停被送到不同地方作人質,基本上沒什麽被記錄到的地方。人生剛開始有點出彩,在上田城攻防戰中與老爸以兩千兵拖延東軍三萬多人,卻馬上又因爲大局的無法挽回而被流放到荒山野嶺十幾年。卻就是這麽一個到了四十幾嵗還沒什麽成就,倒黴了半輩子的中年禿頭男,卻在後世有著與完美一生獨眼龍政宗不相上下的偶像效應。

因爲,伊達政宗所缺的,正是他所有的--那破釜沉舟的決心。而伊達政宗所擁有的一切,卻也是他所沒有的。所以他沒有什麽是輸不起的。

於是他以他那一無所有的生命,僅用不到一年的短暫時間就在日本歷史上燃燒出了自己深深的印記。這光芒太過耀眼,遠遠超過了伊達身邊的那種主角光環,讓後世爲了他那本不怎麽出彩的人生添筆加墨了許多的傳奇故事。甚至於一人得道,雞犬升天,連他那些本來不怎麽出名的手下,也有了自己獨有的故事,稱他們為「真田十勇士」,博得現代遊戲動漫的大量鋪陳。
真田信繁

真田小隊長的故事,其實平平無奇。在他被放逐十五年後,德川家康決定在他死之前清除掉豐臣家最後的堡壘--大阪城,聚集了全日本的兵力來圍攻一座孤城。大阪城的豐臣後人當然也不想就這樣坐以待斃,也發起了招討令,但他們所能徵集到了只有那些在関原中輸掉一切被放逐的浪人,其中就包括了真田小隊長。

這些浪人都是被流放的武士,我覺得他們之所以沒有按照武士道精神在被流放之時切腹自禁,而苟活了十幾年,就是爲了等待能夠燃燒他們生命時刻的出現。以一城敵一國,失敗是注定的,是不可挽回的,這些所有被徵召的人應該都知道,但是他們不想浪費自己的生命在平淡中。所以在夏之陣中那一次又一次眾寡懸殊的突擊能夠成功,在於他們必死的決心。

真田小隊長的被偶像化,是日本崇尚武士道精神的需要,他的形象不僅是他自己的,也是大阪之陣中所有那些浪人的。之所以選擇他來做形象代言,可能是因爲他那身紅色的鮮花盔甲太過艷麗,也可能因爲他謎一般的影舞者突擊,差點成功突破到對方主帥的本陣,卻始終功虧一簣吧。

日本戰國時代末期的真田信繁與源平合戰的源義經、南北朝時代的楠木正成並列日本史中三大“末代”悲劇英雄。也許對日本人來說,抱有缺憾無法嘗志的完美人生,不如生命瞬間爆發的光華。這是爲什麽他的偶像形象能夠超越看似有著完美人生的獨眼龍。

也許其他國家的人不能理解這種日本的理念,以爲他們動不動就切腹或者自殺式攻擊的行爲是輕視生命。但其實對他們來說生命不是不重要。相反,生命是很重要,重要到他們會非常慎重地去選擇什麽時候該去使用,完結它。

西國無雙--立花宗茂(たちばな むねしげ) Edit

相比與前兩者,同樣有被偶像化的「西國無雙」就顯得失色不少,主要因爲他的個人特色不夠突出。他的出身雖然不是大名家,但出場類似伊達政宗也是年少有爲。老爸是九州大名大友家的兩大重臣之一,養父則是另一重臣,有「雷神」之稱的戰術高手立花道雪。統虎一出生就體格異人,在生父養父的熏陶下,從小接受武勇以及戰術上的鍛煉,年紀輕輕就顯示出非凡的才能,是個智勇雙全之人。又娶了養父的女兒做老婆,這老婆也是個厲害人物。可謂一帆風順。

後來雖然戰局不利,而且兩父皆喪,但他很快就又受到當時的天下人羽柴秀吉的賞識,漸漸自己獨立成一個大名。接著參加了不少大小戰役,特別於朝鮮戰場上有過不少不少出色的作戰表現。wikipedia他的中文頁面的内容,篇幅上可是比前面兩者多得多,對於無論是行事、性格、戰術、還是逸話上都有著很詳細地描述。他的能力,僅從目前的資料所能了解到而言,應該是比前兩者都強的。但是爲什麽歷來他的被偶像化就不如前兩者突出,就算遊戲裏數值也是不如呢?
高橋統虎

說說他所謂的缺乏特色吧。從登場至人生前半段都不錯,但不如獨眼龍那樣味道十足,且又極富曲折傳奇。到了中期,他與日本第一兵一樣,雖然在各自的戰場上獲勝了,還是因爲関原戰場上西軍的失敗所造成的全局失敗,導致他也一樣被流放了幾年。不過,他最後卻沒有像真田小隊長那樣去點燃自己的生命,而是幾經數年輾轉之後投靠了德川家,並且恢復成大名,在之後又回到舊領。據説這種成爲大名,又被流放,再被不同天下人恢復為大名,最後還能回到舊領的例子在日本可是僅此一例的,折射出他能力的非凡,被所有人賞識。

這個被稱爲是「西國無雙」的男人,有著大團圓式的結束,卻沒有獨眼龍那樣的夢幻開局;有過為義而守持的奮鬥,卻沒有像真田小隊長那樣成爲悲劇英雄終結。這種介乎於兩者中間的形象,使得他的人物特性沒有能夠被張開的地方。

這種對於藝術形象來説感染力不夠的特質,卻是普通人所要學習和具備的,畢竟不是所有人都能夠成爲一種象徵。他的一生於人於己都是對得起的,所以説是成功的。他爲了主君的目的努力奮鬥過,既對得起朋友,也對得起不認識的普通百姓,甚至對得起曾經的仇人。忠於值守到最後一刻,哪怕那一刻會讓他失去奮鬥至今一切,都能做到問心無愧。而當堅持完自己的底綫,這一切有所完結時,不去盲目固守舊有的一切,轉入新的人生,開始新的目標。

他在後期某次德川家的會議中被問到『若當時趕上関原之戰會如何』時,他的回答很能概括上面所說的。在東軍的大名們也在場的情況下,他回答:『若攻下大津城還趕至關原,必定取下東軍諸將之首級』,此話令在場的大名們震驚。而在有人說這話不就存有謀反之意?宗茂又回:『謀反這行為是背著主家進行不能被知道的吧!關原時期我的主君是豐臣家,當然該為其盡力,並且我已將豐臣之恩情還盡,現在的主君是招仕身為浪人並又回復我為大名的德川家,當然也不能對其忘恩背叛。』

這種「在其位盡其職」的理念雖然不耀眼,但卻很值得打工仔去仔細思考一番。他不是那樣傳奇式的偶像,也不是那種耀眼的流星。能力很不凡,想法卻很普通,其實是很值得平凡人去學習的。畢竟,有理想有底綫的務實比起好高騖遠、有想法卻能力來説保險得多。

不是偶像的公子--毛利秀包(もうり ひでかね)Edit

如果說真田信繁是悲劇英雄,那秀包就真的是悲劇了。他的一生也許對於其他人,來説並不錯,不能算是什麽悲劇。但以他自己的角度來説,同樣的出身與才能,再與上面三人比較一下後世的評價,他肯定覺得自己人生悲劇了。作爲西國著名大名毛利元就的第九子,能力上被稱爲是最接近其父的人。有著不錯的出身及能力,同樣和前面三人一樣是1567年出生,但從來卻沒有一個後代作品把他當作偶像派來看待。基本上他在什麽作品裏面都有著一樣和大衆臉差不多的形象,所以我連他的頭像都懶得去找。

在長幼有序的時代,作爲第九子出生首先就是個悲劇了。本來名字還不錯,叫毛利元総。後來卻不僅被作爲秀吉的人質,連名字都被改難聽了,叫什麽不好叫什麽秀包。接著,被三哥要去當了養子,認哥作父,爸爸成爺爺。不過這其實實質上不差,畢竟本來就不可能繼承本家的他,現在有機會繼承三哥的小早川家。畢竟小早川隆景也是出名的智將,又是豐臣的五大老之一。但悲劇沒有就此結束,豐臣家出於多重目的,安排了自己人作爲另一個小早川家的養子過續,這樣使得秀包又沒有了繼承權。

樓上的立花宗茂在幾次作戰中和他肝膽相照,兩人就此結拜成義兄弟。平定九州、征討朝鮮、攻打大津,每次出戰他們一起出戰。但也因此而導致他在作戰中的名聲,被那個人稱「西國無雙」男人的光芒所掩蓋。使得本來是那好事的,又變成了不好事。

在関原決戰的局部戰役中,雖然兩人成功攻下大津城,卻因爲那個搶了他繼承權的人的背叛,而導致整體戰局以失敗告終。毛利秀包雖然沒有被流放,卻失去了領主權,只能回到本家,及後就再無所聞,連像前兩樓那樣翻盤的機會都沒有。不僅如此,因爲小早川這個姓被那個人搞壞了,爲了不頂上背叛者小早川的名號,他又恢復回了毛利本姓。

本來可以像前三人一樣有一番作爲的毛利秀包,就這樣在不斷的折騰中死去,枉有最接近父親的評價,卻在今世只得到一個不上不下的數據。所以子寧說,能力什麽的,只是成功的一部分,運氣其實更重要。

Community content is available under CC-BY-SA unless otherwise noted.